不用血泪,买不来教训

og东方馆注册

  看着老公面目全非的伤口,左边颧骨擦伤,左边嘴唇裂开,鼻子周围,下巴之上,全部血迹斑斑,整个面部给人不好的感觉。

  此时的他却异常的清醒,虽然嘴巴豁口上,还在渗血,可是说话还是很清楚。医生先检查了他的伤口,说要缝针,随后出去开了单据,让我在手术单上签字,我到一楼交费,医生给他清创准备缝针。

  医生把他的嘴唇翻起来给我看,破碎的皮肉,像一个网,破了两个洞。老公刚才还说不缝针,让其自然长,是我劝他说,缝针好得快,免得皮肉乱了化脓感染。这样的伤口,肯定是缝起来才能长拢起来的。不缝针,也只是他的小孩子脾气说的,因为之前他的手指割伤缝针的时候,生疼生疼的,他害怕那种痛。

  我刚开始不敢看,这血淋淋的破碎的嘴唇,好好的面孔,变成了一个到处是伤的泛血的面孔。

  “我不敢看,只偷偷的瞄一眼。”我跟医生说道。

  但是,看了医生在他的脸上缝针,我也不怎么怕了。自己原来腿部那么深那么长的伤口,都不疼不怕,似乎已经锻炼了我原来怕血的症状。

  我坐在他床边,医生嘱咐,如果不舒服要说出来。因为医生给他打了麻药,要观察他的反应,跟他说话,他说一切都好,打手势ok。

  医生站在前面,我坐在后面,正好可以握着他的双手。他双拳紧握,看出来,还是非常紧张。我掰开他的手,把我的手放在他手里,让他捏着,给他安慰。

  医生把他的伤口对整齐,中间不能连接的碎肉用剪刀剪掉,然后一手进针一手用夹子把两边的肉夹拢,弯针穿透皮肉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也要有手劲,更要掌握方向,穿透之后,再把针夹出来,拉线,正绕一圈,反绕一圈,打结,剪线。

  嘴唇正面缝了四针,反面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因为要翻卷起来,而且非常不规则,医生先整体缝了几针,然后看哪里有冒出来的,又加一针,再看看,又有哪里冒出来,又加一针,一直缝得看不见缺口,摔开的皮肉都缝合起来,再用夹子夹齐整,就跟女人补衣服是一样的,补丁上面又打补丁,唯一不同的是,补衣服可以另外拿一块布遮挡起来,缝身体就不能了,如果皮肉掉了,只有自体缝合,缝合之后,人体有自愈功能,可以再长出皮肉来。

  最后,半个小时过去了,估计麻药的时限期,老公紧紧的抓住我的手,把我的手捏疼了,我也没有做声,为了配合医生尽快缝好,我也要坚持。

没有擦伤的右腿搬起来弓着,我靠在他的膝盖上,侧着身子,紧握住他的双手,给他默默的安慰,不知道他内心,能否感受作为妻子的我的一片苦心。

  多少次,家里的饭菜做好了,他却抽身而去,因为,外面有人约他去吃饭喝酒。每次,我给他打电话或者发信息,他都说差不多吃完了,马上回。还发吃完了的图片让我看。可是,有好多次,都是吃完了,又有人闹酒,继续上菜,继续喝。往往,家里会一催再催,可是总也催不回他的脚步。一餐饭总要吃个两三个钟头。然后,听到他的话语都是含混的,醉态,通过电话都能想象得到。这个时候,我也不指望他能马上回家了。

  这次的情况也是一样,晚上,某酒业的业务请去喝酒,七点半就吃完了,他说八点可以回家。可是,后来又有人要喝酒,于是业务员又拿来一瓶紫荞,重新上了两个菜,又开始日宝胡侃,接着喝。九点半,我给他打电话,他明显的又喝高了,语调夹杂着兴奋和含混不清。还拍了一张视频,说骑上了电动车,准备回家了。每次,他都是喝得这个样子,骑着电动车回家,这次,我有心去接他,奈何他自己骑了车过去,要把车骑回来。况且,也没有十分钟的路程。虽然担心,但他自己总说没事,一意孤行。

  我等他回来,他的话总是让人不足信,即使是骑上了车,有时又会耽搁半个多小时。总有各种理由。这次也一样,他跟关关约好了到我这边的麻将馆打麻将,人家开着车已经到了我家,他还不知道在哪里?这是他事后说的,我并不知道,来我家的关关是他约来的,还以为人家自己来找我家的人准备去玩的。

  我家的人不在,我也没有大工夫理会别人,自己拿个音响放音乐跳舞锻炼。关关悄悄开车离开了,十点了,十分钟的路程,半个小时了,还没有回来,我打电话给自家人,却听说他被别的车擦了,嘴唇破了,流了不少血。我说我马上开车过来,半路上,又打电话确认,他说已经被关关送到医院去了。我接着赶到附近的医院,医生正在给他检查。

  看着满脸血迹一脸狼狈的丈夫,我丝毫没有责备。现实,已经给了他最好的教训,之前我说的那么多的话,那么多的叮嘱,都没有这次摔伤来得这么直接,这么见效。人,总是要亲自经历某些血泪的教训,才能懂得,世间,冥冥之中,总有一天,会让你明白,许多的道理。

  这次的摔伤,真的是万幸,没有大的损伤,全部都是擦伤。庆幸,生活,还有许许多多的改正的机会,虽然,面目全非,虽然,嘴巴肿得老高,虽然只能吃流食,终究,嘴巴上面犯的错,还是要用嘴巴来还,缝过针的嘴巴,今后,总会留下一道豁口,每次端起酒杯,是不是记忆会更加的深刻?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第三天拍的

达到当天最大量